梦百合怒怼TDI&MDI垄断案胜诉 誓要续推法制中国新进程_亚博

梦百合怒怼TDI&MDI垄断案胜诉 誓要续推法制中国新进程

来源:亚博     发布人: 婉玗     时间: 2020-01-02 16:05:40

【最新进展】

亚博最新消息,2019年11月4日,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一纸判决书【(2018)京0114民初1506号】送抵江苏南通如皋梦百合床垫企业总部,公司董事长倪张根拿着这张“因MDI原材料供应合同纠纷,北京万华违约赔偿梦百合人民币1001622.49元”的判决书,办公室里他思绪复杂,虽然赢了这场官司,但这与他当初起诉的1800万赔偿金标的相去甚远,一股情绪涌上心头。

“起诉,不仅仅是为了追回被违约的损失,更是为唤醒中国企业的契约精神,以及为警醒TDI&MDI下游企业抵抗上游垄断经营的法律意识而战。”倪张根冲着团队说:这判决不可能接受,要上诉,官司继续打。

1577930193519340.png

1577929981870574.jpg

【诉讼背景】

故事还得从3年前说起,约从2016年底~2017年底,几乎是与实名举报TDI价格垄断事件同期,有人就站出来对MDI价格乱象开战了。如果说TDI事件仅限于对“操纵者”的检举警示行动;MDI事件则直接把“乱纲者”推上了公审堂,而这两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同一个人,他就是,江湖人称任性董事长的倪张根。

【TDI背景知识】TDI产品全称甲苯二异氰酸脂,主要用于软泡、涂料、弹性体和胶粘剂,其上游供应商为大型石化企业及基础化工企业,下游客户主要是聚氨酯软泡、涂料、胶粘剂、弹性体的生产企业。其中软质聚氨酯泡沫塑料的应用市场最为广泛,占TDI总消费量的70%以上,主要应用于家居、建筑和运输领域。TDI的生产投资成本高、技术难度大,具有较高的资本和技术壁垒。

【MDI背景知识】MDI产品全称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也是石化下游主要产品,经改性后,广泛应用于聚氨酯弹性体,制造合成纤维、人造革、无溶剂涂料、聚氨酯软泡、硬质泡沫、黏合剂、密封胶等聚氨酯材料的生产领域。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床垫应用市场,很大程度上,MDI可以作为TDI的替代性材料。

通俗来讲,TDI是床垫、枕头产品的核心原材料——海绵的发泡过程中有着决定性作用的化学元素,必不可少。梦百合作为国内乃至全球床垫、枕头产品中海绵用量最大的企业之一,对TDI的需求度及依赖度非常之高,但随着TDI受各种因素影响2016年底价格一夜之间高达400%的增幅,部分企业开始选择使用TDI的替代性产品MDI。然而,因两种材料的近亲关系及其他综合因素,MDI价格也同期水涨船高,且都存在上游垄断经营的嫌疑,于是倪张根一口气把TDI的4大国产大户举报到了国家发改委,同时把MDI的国产龙头直接告上了北京昌平人民法院。

【实名举报国产TDI四大家!】

到底谁在操纵TDI的价格垄断?

话说为什么倪张根要带头实名举报TDI?

据此前媒体报道,全球共有16家主要TDI供应商。德国巴斯夫和科思创是全球TDI巨头,两者的产能占全球总产能的58%。全球TDI产能分布中,亚洲占52%、欧洲占34%、美洲占14%。但是在中国市场上,以沧州大化、东南电化、甘肃银光和烟台巨力为主力生产企业,四大家厂商合计占有近60%的国内市场份额。

TDI是一个高门槛产业,全球亚博玩家屈指可数,实际上在2016年前的数年时间里,TDI的全球市场形势是产能过剩,价格低迷。然而变化出现在横跨多国的TDI大企业相继出事节点之后。

2016年3月,法国Vencorex关停其12.6万吨TDI装置,5月,日本三井宣布永久关闭鹿岛12万吨TDI装置,10月至11月中,博苏匈牙利和科思创德国多尔马根工厂同时停止供应;同期,三井大牟田、Basf韩国丽水以及中国烟台巨力装置集中检修。

尤其2016年10月17日,德国巴斯夫集团路德维希港总部工厂发生爆炸,这是世界工厂面积最大的化学产品基地,爆炸事故之后,加之前序全球多国产业企业关停,短时间内直接影响了全球化工产品供应。据专业机构率捷咨询分析,这波关停潮共影响当时欧洲总产能的92.5%,亚太地区总产能的约33.9%。最终形成了TDI供应价格的大幅度拉涨的大背景。

据国内天天化工网监测数据显示,2013~2016年9月之前,大宗交易都在1.1~2.1万元/吨之间徘徊。之后的短短一年里,供应价格直接拉升至5万元/吨,涨幅达到400%,中途出现过短暂回落,之后又被拉升并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4万元/吨的售价。

然而,这场史无前例的价格巨幅波动,只是因为几家工厂的关停和意外事故而起呢,还是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因素?“这里面一定有谁在操纵?”下游人士为此表示出极大的异议。

从背景逻辑来看,法国、日本、韩国等TDI工厂关停大部分与产能过剩或经营不善有关,且那些关停的产能从规模上根本不至于如此大落差地影响到现行市场供应价格。巴斯夫德国工厂爆炸后,理论上会调用全球工厂驰援欧洲,业内人士都知道巴斯夫在欧洲、亚洲和美洲的39个国家拥有超过350多个分厂和公司,仅在中国就拥有10个全资子公司和7个合资公司。也就是说,巴斯夫有能力在极短的时间范围内平衡好德国工厂出事带来的供应危机,维持价格稳定。

中国塑料加工协会在2016年底监测到国内TDI价格异动,协会从供需关系和原材料价格等因素分析,认为如此剧烈的价格波动是没有支撑的,因此于当年10月23日向发改委申请TDI价格调查。鉴于“申请调查”的重要等级及“缺乏证据”等因素,调查进展缓慢。也几乎在同一时期,作为TDI下游民营企业代表,倪张根表示不堪成本重负,集合国产TDI巨头据点开会、交易发票等“证据”,更具象地向发改委进行了对上述国产四大家联合垄断经营的实名举报。

不容忽视的小细节是,在塑料协会和梦百合倪张根的推进下,发改委刚一启动调查,TDI价格就迅速从超过5.2万元/吨直接回落至3.5万元/吨附近,后续随市场走势继续回落至2.5万元/吨附近。

倪张根认为,国产TDI四大家有联合浑水摸鱼,借机垄断市场、哄抬价格的极大嫌疑,同时认为巴斯夫、科思创虽然运作规范但依然跟涨的行为,属于坐收渔利。塑料协会则认为价格压抑太久后,四大国产TDI巨头领头涨价的做法确实太不严谨,而认为外资因结算方式迥异难以界定跟涨与否,但官方调查启动后确实看到巴斯夫立马进行了降价处理。

目前据亚博消息,梦百合倪张根向发改委举报TDI垄断一案,并希望追讨四大家赔偿标的总金额为4500万的诉求有了最新进展,有关部门了已经判定“被告管辖权异议无效”,马上将着手继续审理。

这场TDI风波到底是产业震荡,或是大企业垄断,还是经销商贸作局所致,目前很难盖棺定论,亚博将继续跟进此案进展。

【状告MDI龙头老大!】

MDI能不能解了TDI的结?

说到底,TDI或者MDI是海绵床垫及海绵枕头企业的核心原材料,谁控制着这2者,谁就拿住了下游企业的命脉。既然TDI价格拉涨至企业利润的生死线,下游企业无奈只得另谋出路。

然而据悉,目前全球仅有德国、美国、日本和中国拥有MDI核心制造技术自主知识产权,我国内最大的MDI生产企业为烟台万华股份,其宁波大榭岛16万t/a MDI装置投产后,使其成为亚洲最大的、世界第五的MDI生产商,早在2005年万华MDI产品销售收入就以50%的速度递增,占国内市场份额30%以上。;业内人士分析“虽然巴斯夫、拜耳等企业除了TDI,也有MDI产品的供应,但远不及万华在中国逼近65%的市场份额,也没有万华的价格优势。”换句话讲,如今国内MDI的最大供应商就是万华。作为万华股份子公司,北京万华一直是梦百合MDI签约供货主体。MDI一直在梦百合的部分产品中有小规模应用,2016年底开始,梦百合开始加大采MDI购量。

2017年初,北京万华与梦百合达成框架合作,合同中有关价格约定大意为,在合作年度内北京万华向梦百合按固定供货量和灵活供货量计价并供货,合同供货单价分别约定为A型号1.95万元/吨、B型号2.03万元/吨,其中明确“当该产品主流市场价格上(下)浮动超过10%,实际操作价格在本合同价格基础上(下)浮动5%。”

然而在2017年5月开始,TDI市场价格疯狂拉升后,MDI市场价格也出现了异常拉涨,当期北京万华报给梦百合的合同内A型号报价为2.465万元/吨,B型号报价为2.275万元/吨;合同外A型号报价为2.9万元/吨,B型号报价为2.6万元/吨。亚博根据报价信息初步核算,北京万华对于梦百合的实际报价上浮了12%~49%。

1577930821145221.png

倪张根向亚博透露,实际上在5月之前,万华就有多次违反合同约定提高报价的行为,梦百合鉴于报价仍在生产成本可控范围内,以及不能承担更换供应商带来生产秩序混乱的代价,因此默认了超过合同约定的供货价格,但时至5月万华报价已经超出企业经营成本可承受的范围,因此经多次与北京万华协商未果,按法律程序梦百合暂停了与北京万华的合作,并将其告上了法庭。

法庭认为,双方对浮动报价的理解出现了分歧,梦百合一方理解为:市场价格上(下)浮动超过10%后,无论超过多少,产品价格只能在5%范围内浮动;而万华公司理解为:市场价每上浮10%订单价格相应上浮5%。最终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采信了梦百合一方的解读,不采信北京万华的说法,并最终确认并判定北京万华2017年5月违反合同约定,判决北京万华赔偿给梦百合造成的经济损失折合人民币1001622.49元。

此案梦百合算得取得阶段性胜利,但背后因为万华的集团化统筹,子公司运营、多公司关联等复杂关系,以及牵扯到案件在协议方万华所在的司法辖区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进行审理,让长期应对海外营商环境的倪张根感受到一系列中国特色的阻碍因素,官司推进过程非常艰难缓慢,最终梦百合表示法院的判决并没有实现标的赔偿金的诉求,将继续上述。

【对垄断不沉默,对契约有敬畏】

TDI和MDI真的是拿住海绵床垫企业命门的根本吗?

事实上,对于海绵床垫企业而言,上游TDI和MDI都是高门槛、高集中度企业,玩家太少,自身作为下游企业,发展必然被拿捏受制,尤其对于在国内发展的企业而言,这将是一个长期的现状,如鲠在喉。若业内人士所言万华控制着中国国产MDI超过65%以上市场份额的数据确着,那万华就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垄断性,下游企业怨声载道也不敢言论。虽说中国市场上仍然有巴斯夫、拜耳等供应链商可选,但外资终归是外资,国际局势不稳定的情况下,随时有撤离中国市场的风险,那么下游中国海绵制造企业随时会面临断粮的风险,长远来看仍然需要保持与国产供应商的平等友好的合作关系。

加之万华的企业背景,此前一直有业内人士告诫倪张根不要去打这场官司,认为他注定赢不了,但倪张根却坚持一定要打下去。即便当前小胜一局,大局仍待击破,但他说自己的目的并不在于赢回标的赔偿,更在于赢了商业尊严。

其实,对于本案的发起主角梦百合而言,中国境内的TDI及MDI虽然能拿捏他国内工厂,但他海外四处布局来看,其美国工厂、欧洲工厂、泰国工厂、西班牙工厂到处都有缝生的机会,巴斯夫、拜耳等向欧洲、美国等国际市场出口的TDI及MDI成本相较于中国国内市场的混乱局面而言,稳定得多,梦百合完全可以用海外布局的工厂寻求与巴斯夫、拜耳在其他国家的供应链来平衡中国国内市场的局面,反哺作用明显。其实,他根本没去领头去趟这场浑水的底层需求。

但对于梦百合倪张根在中国发起的这起反垄断斗争,以及对司法契约不敬者的挑战,倪张根本人认为,从小了说是为自己公司争取合法权益,更大程度上是想唤起国内企业家们对契约精神的敬畏,以及呼吁对反垄断法律的认知及运用。

倪张根在接受亚博采访时说:“在海外的营商环境下,我们遇到类似问题,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起诉,我们相信只要合法经营,法律就应该有一个合理的回应。如今在本土遇上垄断经营与不敬契约的行为,我必用法律武器捍卫到底,我就是要用梦百合的胜诉来撬动中国司法完善的进程。”

倪张根和梦百合最终胜算几何?亚博将持续关注。

标签:  梦百合  倪张根  

版权声明:本网送审所有文章内容,版权均属亚博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亚博”,并标明本网网址www.drawgasmic.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热线电话:023-6389229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热点评论
  • 今日点击排行
  • 周点击排行
  • 月点击排行

推荐专栏

“新中式”概念是谁提出的笔者未曾找到资料考究,但大约可以确定的是继2014年曲美推出万物、2015年左右推出乾坤、华日推出多少之后,中国家具界迎来一个现象级的变化...
现在人们经常强调创新。创新是十分不容易成功的,美国人66次创新,至多有一次成功,但产品创新可以为企业带来较丰厚的利润...

热点话题

飞单调查:厂家经销商的博弈术
参与人数:13人 发帖人数:0人

去米兰展 我们到底应该看什么
参与人数:63人 发帖人数:0人

VR家装是真的很火?还是一阵虚火?
参与人数:63人 发帖人数:15人